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请老祖宗赴死 > 第四十五章 来得好!
    清晨的院子里,晨辉和寒气共存,窗沿上都打了霜!

    陆亭舟一人独立于院子之内,身躯好似一杆直插地上的长枪,笔直而立,双手却虚虚按在空气中。

    伴随着他的胸膛一鼓一伏。

    吸!

    院子里面竟然传出了鼓风一般的吸气声,十分巨大。

    若非因为周家院子闹鬼,早就有邻居搬离了隔壁,定会有人以为什么巨兽在打鼾。

    而同样因为陆亭舟的呼吸声,肉眼可见的实质性的空气气流混杂着水雾,竟然形成了一股雾气,全都涌入了他的鼻腔之内。

    足足长达盏茶的时间。

    呼!

    一口白色的气浪被他从口中吐出,射出三尺。

    而伴随着这一吐气声。

    陆亭舟浑身轻松地展开手臂,朝前挥拳,借助这一口“气沉丹田而后发”的劲力,一步一踏之间。

    哗啦啦!

    一拳之下,衣袖猎猎,劲力喷发,直把院里的水雾都打散,喷溅四方!

    呼!

    他再正常呼吸一口气,收拳自语道:

    “柔劲大成之后,下一步就是混元劲,所谓混元劲,乃是全身成圆,劲力上至发梢,下至指甲,渗透进了全身每一寸筋骨和血肉,就算是最柔软的舌头也能发劲!”

    他刚才练得正是吕祖三重内劲之中的“大蟾气”之法。

    一口气下肚,借助气沉丹田的感觉,去体悟‘混元劲’的感觉。

    而这才其实只是大蟾气的最基本用法。

    大雍王朝得了龙、虎两重功法,得了刚柔之变,但与陆亭舟的全本经书还有天差地别,就是因为他们少了大蟾气。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大蟾气不单单能让人极快的炼出‘混元劲’,还因为大蟾气的吐纳呼吸之间,暗含了下一个大境界开窍的秘密!

    人生来有七窍。

    眼、耳、鼻、舌、口、下阴、谷道。

    人的七窍,在内练到了五脏和、阳神,发诸于筋、肉、骨、皮、血。

    在外,则能与天地万物所感应。

    正因为人有七窍,才能感知到天地的颜色、气味、声音、香臭等等天地本貌。

    有传说,天地本来是一片混沌,直至一日,有人为混沌凿开了七窍,才有了天地万物。

    七窍是人身感知外界最直观的器官,没有七窍,则不能与天地沟通。

    而开窍,就是进一步打开人体感官和天地的联系,并更深层次挖掘人类自身潜力的一个大境界。

    大蟾气则在修炼中,直接以“肺神鼻窍”为主,通过呼吸,去让人发掘“肺神鼻窍”的秘密。

    “吕祖记忆之中还说,练习大蟾气,最好有金丹服用辅佐,才能事半功倍,单纯修炼大蟾气,对于普通人的肺部损害不小……”

    陆亭舟叹息一声。

    可惜他只得了三重内劲记忆,没有得到那什么“金丹”的制作方法,否则,一边吃药一边练武,医武不分家才是最完美的修行方式。

    但这也没有办法。

    只能等自己以后变得更强,再去整个江湖上到处搜寻和吕祖有关的物品,想必应该有几率尽可能的得到更多的吕祖传承!

    目前而言,他距离开窍还有一个境界,只能把这个想法先放在一边。

    “柔劲已成,刚柔并济,再继续找人比武刷劲,混元劲也很快就能成了。”

    只等成了混元劲,这小小安城,除了陈敬德几个有数的大高手,余者皆不可能是他同级对手。

    “今日继续。”

    陆亭舟大清晨出了门,去武侯铺报道,而后跟刘虎几人上街巡视。

    而第二化神,则老规矩,去上身其他人,帮他获得交手比武的经验。

    一晃半天时间过去了。

    秦福昨日到处寻找那敢踢馆他秦家的‘吕纯阳’无果,今日本在武侯铺里恹恹无神,低声咒骂那小子真精明,踢了馆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既得了名气,又确保没有自己的麻烦。

    这一看就是江湖上哪个门派派下山来历练的人,根本不是安城的人。

    但他拳馆名气大损却是事实。

    秦福用力的锤了一下桌子,他期望那小子胆子再大一些,不要挑了一个拳馆就溜了,有本事就把怀远坊其他两家拳馆也挑了啊。

    这样也能给他机会,让他去捉拿这个小孽障,为义父出气,也为拳馆正名!

    秦福叹气,知道这不太可能。

    如果换做是他,他也早就溜了。

    但,谁能想到,就在秦福这么想着叹气的时候,武侯铺外传来宋长明又惊喜又怒的声音:

    “二哥,快,昨天那个叫‘吕纯阳’的,今天又出现在方家拳馆了,我们收到消息的时候,方家拳已经全部栽了,但据说这次他没直接走,而是奔着叶家拳馆去了!”

    听到这句话的秦福身躯‘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他还在怀远坊!”

    秦福眼睛大亮。

    无比的惊喜。

    简直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太好了!”

    他用力再次挥拳砸向了桌子,桌子瞬间垮了。

    秦福则恨恨地大跨步走出:

    “我这就过去,如果他在叶家拳馆,那他今天再也走不了了,你去找大哥过来,最好把这小孽畜直接拿下,入了牢狱!”

    宋长明得了这句话,两人分头行动。

    …………

    而在怀远坊的另一头。

    一家拳馆的外面,早已经围满了人,全都是盯着看热闹的。

    这些人有一半都是从方家拳馆跟过来的。

    “真是年轻生猛啊,这个年纪,接连两天挑战三家拳馆,还是全胜而过。”

    叽叽喳喳的百姓们的视线中央。

    是这怀远坊第三家叶家拳的拳馆。

    忽然,大门被轰然推开,一个白衣玉冠,像书生又像是道士的青年背负双手走了出来。

    吱呀!

    在青年走出来之后,叶家拳馆的大门被迅速关上,但眼尖的百姓清楚看见了大门里面有十几个躺着呻吟喊叫的叶家拳徒。

    而那位正值壮年的叶家馆主叶正雄,则是眼神黯然的看着白衣青年离开的背影。

    “秦徳老爷子、方文洪馆主,还有叶正雄馆主,这可都是我们怀远坊头号高手了,这位青年高手到底什么来历。”

    “只听说他叫吕纯阳,也未曾报过师门!”

    ……

    “我听说呀,一般名门大派的弟子被放下山试炼,都不允许爆出自己师门身份的,怕影响清誉。”

    “这位吕少侠,一看就是出身名门大派。”

    ……

    “你们说,他接下来是不是要准备去挑战安城其他高手了?”

    “这不好说,咱们安城,明面上的高手可不少呐,先不说大理寺和城主府的,安城第一大帮黑火帮、以及飞云堡主,那可都不是普通武者级数了。”

    ……

    “我看,他也应该不敢去大理寺,或者挑战官府的高手,毕竟……”

    ……

    正在一众人目送着白衣青年从叶家出来,纷纷让路的时候。

    突然。

    哒哒哒!

    如密雷一般暴猛剧烈的马蹄声狂踏而来,马上一个黑衣候卫,冷眉竖眼,冲的受惊人群纷纷避让,他则直奔陆亭舟,弯腰一把抓向了陆亭舟。

    马上之人,正是秦福纵马杀来,人借马势,一冲之下威力之大,房子都能冲塌。

    再加上他练武多年,柔劲狠辣的阴损用法纯熟无比,只要借助马势瞬间在陆亭舟身上拍一下。

    柔劲勃发,打入对方体内,瞬间胜负就能分了!

    但陆亭舟的精神感觉是何等敏锐,怎么可能被人突然偷袭。

    “来得好!”

    他一眼认出了秦福,大笑一声,脚一踏地,反对着人借马势的秦福弹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