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火影之我真没想玩体术啊 > 77.你好像有个大病
    “滚滚滚。”猿飞日斩原本的满面春光瞬间漆黑一片。

    就像四月的雷雨,说来就来。

    “你有事没,没事哪凉快哪呆着去。”

    陈凯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你也这么客气啊?这木叶的人就是热情好客,天天让我找个凉快地呆着。”

    “是这样的啊老头,过几天不是中忍考试嘛,我想报个名。”

    一听中忍考试,猿飞日斩十分有成就感的说道:

    “你放心,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团藏他们死命安排你去参加中忍考试,这我能忍?”

    “一顿操作让他们都死了这条心了。”

    然后,猿飞日斩就听见陈凯后面那句他想报名.........

    陈凯也是,在他听到猿飞日斩那老头前面一句:‘我都给你安排好了。’时还有些惊讶。

    他第一次觉得这老头还挺好心,懂他。

    结果,就听到了他一顿操作的推掉了自己名额。

    陈凯:“..........WDNMD。”

    两人互相对视良久,同时爆了粗口:

    “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

    陈凯都气的跳了起来,你妹的团藏多懂我,你这个老头怎么这么不懂事?

    陈凯怒目圆睁的看着猿飞日斩:“你妹的,你凭什么给我推了。”

    而猿飞日斩也是火气上来了,年纪大了,血压都快升高了。

    奶奶的,我废了半天力气才让他们死了这条心,结果你这个当事人跟我说,你要去。

    你去个香蕉皮,月球你去不去?

    猿飞日斩:“你特么的刚从忍校毕业你参加个毛线中忍考核。”

    “那是你该打的地方吗!”

    陈凯:“怎么滴,法律规定了忍校刚毕业不能去中忍考试啊!”

    猿飞日斩:“我现在规定了行不行!”

    陈凯:“你妹的我告你独裁统治你信不信!”

    猿飞日斩:“木叶村我说的算你去告一个试试,看有没有人来理你!”

    我去,这么狠。

    陈凯眼睛瞪大,不是说三代老头没啥实权吗,到后期全被架空了,这听起来有点牛逼啊。

    切,逼我放大招。

    陈凯死死盯着猿飞日斩,恶狠狠的说道:

    “你不给我去,我就把你水晶球的事揭发出去!”

    “你一定要去,我就只能安排大蛇丸当你带队老师了。”

    面对着陈凯的进攻,猿飞日斩不急不忙的抛出自己的得意门生来应对。

    看着陈凯此时变化不定的表情,猿飞日斩的心里暗爽,这可比之前赢下团藏爽快多了。

    小样,跟我比,你还太嫩了。

    硬的不行,那只能来色的了。

    至于为什么不能来软的。

    你自己试想一下,一个浓眉大眼的西瓜头拉着你的手撒娇卖萌。

    你是想打他呢,还是想打他呢,还是想打他呢。

    陈凯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招,自从研发出来,就很少对人使用过,实在是有失人道。

    没想到,今天又一次要用出它了吗?

    “色诱之术!”

    猿飞日斩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弹起的白色烟雾,打算看看陈凯这个小子又要出什么花招。

    不及不缓的喝了一杯泡好的绿茶,静静的等待着后续。

    烟雾散开,露出了里面赤裸的身影。

    “噗!”

    刚灌入口中的茶水喷射而出,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花。

    猿飞日斩脸色通红。

    这小子,真的是5岁小鬼吗,我家的阿斯玛现在还吵着玩泥巴呢.........

    “大爷,来玩啊。”

    变身后的陈凯看着猿飞日斩的反应,心中暗笑不止,摆出了一个妖娆的姿势,步步向他逼近。

    小样,还真以为凯哥没招对付你了,开玩笑。

    色诱之术永远的神!

    不经意的擦掉刚涌出的鼻血,没办法,年纪大了,容易上火。

    猿飞日斩自觉的转过头去不看陈凯,眼神却又倔强的想要往陈凯的方向瞟去。

    老色批,真虚伪。

    陈凯看着猿飞日斩的反应,不禁鄙夷道。

    西瓜头的我你爱搭不理,色诱术的我你眼神色眯眯。

    侧身走了几步,正对着猿飞日斩,陈凯把头侧到猿飞日斩老头的耳边,低语:

    “去你妹的色老头。”

    原本还以为色诱之术下的陈凯凑到自己的耳边是不是要跟自己说悄悄话的猿飞日斩十分期待的等着接下来的后续。

    结果却听到了这么个玩意,当下他的脸就变的漆黑。

    正准备劈头盖脸的责骂陈凯小小年纪不学好的他,却在对方的手中看到了一件熟悉的物品。

    “哼,怎么样,老头,认不认输?让不让我去中忍考试?”

    此时的陈凯已经解除了色诱之术并且跳开了两步距离,手上还拿着一个透明的水晶球。

    “你不让我去我就把你这偷窥用的球砸了。”

    看过原著的陈凯可是知道的,这玩意还算是珍贵的,制造材料也算特殊,根本不是说什么想做就能做出来的。

    所以,他才敢拿这点来威胁猿飞日斩。

    “哦对了,你把我的战利品还我,还有酬金!那个矿洞怎么说也得给我一点股份!”

    “嗯?”

    原本打算同意条件的猿飞日斩突然迟疑了,耐心劝说着陈凯:

    “凯啊,木叶刚打完账,财库紧缺,急需这一批资源来建设,你看.....”

    陈凯:“我看个西瓜皮,你当我傻啊,木叶在二战后接收的赔款都算的上富得流油了,你隔这骗小孩呢?”

    猿飞日斩:“...........”

    怎么感觉他才是火影,了解的比我还透彻。

    “我可以同意你去中忍考试,但其他几个条件实在是太高了。”

    陈凯:“1%,你给我那矿洞1%的股份,其他都不用给了,行不行?”

    “吃了我功勋你要是这点都不同意,那买卖就没的做了。”

    犹豫再三,猿飞日斩还是同意了陈凯的要求,毕竟,这真的不算太过分。

    要求得到满足的陈凯满意的离去,走的时候呢喃着:

    “反正到时候钱水门会找你报销的,二货。”

    猿飞日斩:“..........”

    草率了

    .....................

    木叶根部。

    团藏听着手下的汇报说猿飞日斩让他不用准备参赛名单,有必要让陈凯去参加中忍考试磨练一下后,

    气的把刚准备好的人选资料砸在地上,低声骂了一句:

    “妈的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