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幻:开局五个美女师父 > 第396章 雨巫世界的娱乐之王
    桑吉不清楚眼下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但这并不妨碍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配与眼前这群人做朋友。

    什么是朋友?

    好兄弟,一颗心,心意到了,便是朋友。

    桑吉以前是这么觉得的。

    但现在,他没那么天真了。

    在经过名为“社会”的毒打之后,他已经知道,龙生龙,凤生凤。

    龙的儿子,只会跟龙的儿子玩。

    最不济,也应该是与麒麟,凤凰一类。

    区区老鼠,也想跟龙子做朋友?

    开什么玩笑?!

    眼下之人,便是一群龙与凤的儿子。

    他想过与他们做朋友。

    但是失败了。

    还换来一身伤。

    所以,他学乖了。

    不再妄想什么。

    眼前的蹲墙角抱防,便是他最好的回答。

    他看着王尘。

    王尘也在看着他。

    王尘没什么表示,周围,一帮二代,却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什么玩意这是?

    就这种人,也配跟岳爷当朋友?

    没搞错吧?

    看着桑吉缩在墙角,一脸怯懦的样子,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阵怀疑。

    特别是在看到,桑吉周身上下,那标准的偏远山民打扮,简直可以说是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泥腿子。

    当下,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这位是……”

    有人站出来,开口说道。

    好歹,这也是岳爷亲口介绍的,总得给岳爷一点面子。

    不夸张地说,他们还想跟岳爷多搞好关系,然后多套出点好玩的东西呢,怎么能在这时候恶了王尘?

    至于岳爷为什么要跟这么一玩意儿交朋友……

    嗨,这有什么,有钱人的恶趣味,多着呢。

    有人抢先开口。

    当即,也有人站了出来:“桑吉兄弟是吧?你好你好,也是去炎夏王朝学习的?那我们以后是同学啊。同学之间,多多亲近,总是没问题的。来来来,一起来,今天咱们大家痛痛快快再玩一场,也好联络联络感情!”

    桑吉怕的就是这一个。

    “不不不,你们玩,你们玩……”

    他这样说着。

    周围人已经热情过去,将他搀扶过来。

    桑吉哪受得了这个?

    特别是扶他的这几人,其中还有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姐姐,当即是给他臊得满脸通红。

    王尘点点头,“诶~这就对了嘛!相遇即是有缘,大家以后都是要去炎夏王朝求学的精英学子,是未来的国家栋梁,怎么不能坐在一起,交个朋友?要我说,桑吉大哥,你还是太内向了。来来来,今儿我做东,咱们再去耍会子!”

    “走!”

    一众人欢呼。

    相继在那里捧场。

    王尘昨天的出手,大家也都看到了。

    不能说阔绰,只能说阔绰。

    对于王尘的财力,众人是没有怀疑的。

    而之所以捧王尘的臭脚,其实,也不仅因

    为他有钱。更因为,他会玩儿,能带给大家更多的稀奇。

    是以此刻,众人簇拥着王尘,又上了昨天酒水吧台。

    昨天来的急,没有细观察。

    说起来,此间酒场,算得上是地巫车舰内,最为顶级的娱乐场所。

    晚上是酒场。

    而白天,这里则有人在弄弦舞乐,说书唱戏。

    喝茶的,谈笑的,不一而有。

    说起来,如果不是知道此间乃一艘大车,谁能想象,他们能一边喝茶谈笑,欣赏歌舞,一边跨越千山万水,向往炎夏王朝?

    只能说,有钱真好。

    像地巫车舰里的有钱人,都是在这里。

    而那里穷人,或者是接受了资助,才得以能得到一张前往炎夏王朝车票的,都与之前的王尘一样,一日三餐,足不出户,哪能享受到旅游游玩的美妙?

    “岳爷来了!”

    “哟,岳爷,这是又有什么新鲜玩意,想教我们耍了?”

    “来来,都给岳爷让让座儿,咱们听岳爷再给咱们露两手。”

    因为来的时候,王尘就跟众人说过,今日不玩大话骰,也不猜行酒拳,而是要再玩点新鲜的东西。

    是以这时候,众人乐坏了。

    眼见王尘被簇拥着过来,相继在那里七嘴八舌。

    有迎接的。

    有清场的。

    有在那里捧着臭脚的。

    总之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

    酒馆吧台这边也很给面儿。

    那边,管事已经醒来。

    醒来的第一句,便是夸赞,大话骰这玩意,真特么好玩。以后,咱雨巫人的酒桌游戏,就玩这大话骰,行酒拳了!

    那些什么行酒令,太老套,太文绉绉,忒无趣,也忒不适合咱雨巫人。

    垃圾玩意,再也不碰了!

    是以此刻,对待王尘这位酒桌文化的发明人,吧台这边的服务也很到位。

    有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还在那里问,这孙子谁?这么嚣张?

    话刚出口,马上就被酒馆的工作人员给请了出去,给钱都没用。

    这就是王尘眼下的身份与地位。

    一点不奇怪。

    宴席之上,岂能无酒。

    而酒桌之上,岂能无乐?

    乐,不仅是音乐,更应该是游戏,乐趣。

    干巴巴喝酒,那也叫酒宴?

    自己买两大缸子酒,不也一样喝了?

    喝酒喝醉,从来不是喝酒的目的。

    真正会喝酒的人,讲究的是一个气氛!

    以前行酒只有行酒令,可那玩意,门槛太高,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大老粗雨巫能玩的。

    说起来,虽然他们这一群人,都是赶赴炎夏王朝,要去曲江书院,大鹿书院学习的读书种子。

    可都是土生土长的雨巫人,谁还不知道谁?

    真要是读书种子,早在幼童还未启蒙的时候,便会被三大圣学书院收走。

    现在才入学的,无非都是一些寒门子弟,或者是走了

    门路的关系户。

    简单点说,绝大多数的雨巫人,都没那个文雅的基因。

    行酒令玩不了,酒桌之上,真就只剩干喝。

    现在真出现了一种能让他们雨巫人在酒桌上拉近距离,好玩、有趣、又不费脑的酒桌游戏,你说,他们焉能不疯狂,焉能不爱?

    毫无疑问,大话骰,行酒拳这两种酒桌游戏,必将风靡整个雨巫世界。

    而作为这两种游戏的发明人,王尘的能量,自然也不用多说。

    只要脑子不是坏掉,该如何对待王尘,都应该清楚。

    一片欢声笑语之中。

    就听王尘在那里道:“今天,咱们不玩大话骰,也不玩行酒拳,我这里有一款新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敢问,有谁想来试一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