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181 争端
    这里遮掩药圃的阵法与石碑上的如出一辙,甚至还略有简化。

    想来也是,仙府尽在多宝道人掌控,就相当于他自己的洞府,外人极难进入。

    而这处秘境,则类似于洞府里面的一处暗室,更是罕少人来。

    在这里面自然也用不着多么严密的防御措施。

    此地的阵法,也主要是防止气息外泄,引来此地那些来回游荡的阴魂。

    两位阵法高手联手破阵,其他人则一下子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这里可没有外界那么多的危险。

    当然,那些不时会冒出头的阴魂不算!

    山巅,宁神音与孙恒并肩缓步下行,两人刚刚探查了出去的通道。

    一如宁神音所言,通道一切正常,出去后就是坐落传法殿的大山山脚。

    只可惜,这个通道只能出、不能进。

    “孙道友,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宁神音淡笑开口:“当日孙道友一刀之威,在下可是记忆犹新,前不久逼的丹鼎宗真传弟子葛怀恩主动退走,更是历历在目。”

    “想来此行结束,道友的名号定然能遍传北域,人人称颂、视为传奇!”

    “宁仙子客气了。”

    孙恒淡然摇头:“仙子天生通灵琴心、无暇道体,能引法宝自行认主,才是真正的惊才绝艳。”

    “在下一介散修,就连功法传承都没有着落,就算一时出头,也难以长久。”

    “哈哈……”

    宁神音轻笑:“这不正是孙道友的机缘。”

    她朝后一指,道:“出去后,道友可得功法传承。”

    朝下又是一指,道:“而这里,有着天材地宝可供道友奠定大道之基。”

    “此乃天作之合,想来道友的金丹之路定能一路畅通!”

    “借仙子吉言。”

    孙恒拱手,又道:“我记得,天音宗距离幽冥尸皇的冥国很近?”

    “不错!”

    宁神音美眸微动,轻轻点头:“道友的功法似乎走的就是炼尸一脉。”

    “确实。”

    孙恒点头:“说起来,在下的传承,与当年被幽冥尸皇灭绝的天尸宗有些关系。此番前来葬神之地,也恰好碰到了尸皇的一具分身。”

    “哼……”

    他轻轻一哼,道:“看样子,那位似乎不打算放过我这个无名小卒。”

    “天尸宗是被幽冥尸皇所灭?”

    宁神音微微愣神,随即强笑道:“赵亥性子霸道,他的冥国更是与世隔绝,我们天音宗虽然与之相邻,却没有什么交情。若不然,倒是能为道友说合一二。”

    至于天尸宗的灭亡是不是真的与幽冥尸皇有关系,孙恒说了,她也就听了。

    至于信不信,却无人知晓。

    “怕是说合不成!”

    孙恒轻轻摇头,道:“只要仙子不提及在下,孙某就感激不尽了。”

    “道友放心。”

    宁神音急忙开口:“在下绝非馋舌之人!”

    “更何况,道友一介散人,居无定所,在这偌大北域,怕也无人能够寻到。”

    孙恒淡然一笑。

    诚然,现在能找到他真正身份的,怕只有玄真道的日月双星。

    但这两人前些时日就已离开葬神之地,回了宗门,据说不成金丹不会出关。

    而一同从九圣盟来的风行剑和沈家人,能不能逃过活着离开还是两说。

    对于他们,孙恒也不是多么在乎。

    说话间,两人也已来到山脚,恰好看到下方的动静似乎有些不对。

    “怎么了?”

    宁神音脚步轻移,瞬间出现在众人身侧,同时不用开口,也已明了目前的情况。

    却是一头阴魂出现在药圃附近,恰好靠近萧素娥两人破阵的地方。

    既然这里是一处上古战场,此地的阴魂生前自然大多都是兵丁。

    这头阴魂就是如此!

    它身披破烂盔甲,手提尖端破损的长枪,正自面无表情的朝前迈步。

    在它前面不远,就是药圃!

    “合上阵法!”

    孙恒出现在一旁,皱眉开口:“先让它过去再说。”

    “不行!”

    乔清上前一步,出言制止:“合上阵法会浪费不少时间,这里时有阴魂出没,总不能来一头我们关一次,这样什么时候能够破阵?”

    “那乔仙子认为应该怎么办?”

    轶凡激的想要跺脚:“再不做决定就晚了,它马上就能碰到阵法禁止了!”

    “我认为……”

    乔清面色一沉,陡然抖手,掌心瞬间有一物飙射而去。

    “应该这么办!”

    “不可!”

    宁神音面色一变,却已来不及制止。

    那物脱手便涨,瞬间化作一个丈许大小的白骨头颅,头颅大口一张,瞬间就把那阴魂吞了进去。

    “唰……”

    好似虚空一抖,白骨头颅已经再次缩小,重新落入乔清掌中消失不见。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好似未曾引起丝毫波动。

    扭了扭头,四周依旧是一片寂静。

    乔清轻轻一笑,道:“看样子只要出手干净利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太莽撞了!”

    停了片刻,宁神音也松了口气,但语气依旧略带责怪:“安全为上,实不比如此冒险。”

    “无妨,无妨!”

    萧素娥在一旁打着圆场:“反正没有影响破阵,咱们还是接着继续。”

    “对,对!”

    在她身旁的几人连连点头。

    “怕是没那么容易!”

    陡然,孙恒闷声开口,并伸手朝着脚下一指,道:“有东西出来了!”

    他话音未落,其他人也已感知到下面的动静,面色纷纷一变。

    五头阴魂,一如刚才的那头一般,都是身披破破烂烂的铠甲,手拿损坏的兵器。

    它们自地下冒出,恰好出现在刚才那头阴魂消失的位置附近。

    距离药圃和众人的距离,同样近在咫尺!

    而距离如此之近,孙恒也得以看清楚,这些阴魂的铠甲似乎另有玄妙。

    那上面细密几不可查的花纹,像极了符箓文篆,而非他原本以为的普通凡人铠甲。

    “哒……”

    乔清面色绷紧,举步上前,就欲再次出手。

    宁神音急忙伸手,把她拦住,并面色紧绷的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乱动。

    但她们之间的动作,似乎引起了这五头阴魂的注意。

    很明显的,就是这五头原本单板的眼神,渐渐变的明亮起来,仿若把场中众人尽数映照。

    “哎!”

    孙恒轻轻一叹:“动手吧!”

    他双眼一睁,眼眸瞬间化作一个吞噬一切的漩涡,把五头阴魂瞬间锁定。

    “唰!”

    数道寒芒一闪而逝,场中阴魂瞬即消失不见。

    在场七人,几乎都是道基后期的高手,对付区区几头阴魂,自然是轻而易举。

    但此时,却无人面露欣喜。

    谢魁更是低声大吼:“快破阵!”

    “来不及了!”

    宁神音面色紧绷,急急摇头:“看样子这里的阴魂会越杀越多,它们又出来了!”

    说话间,好似原本散落各处的阴魂齐聚一般,几人所在的山脚轻轻颤抖,一头接着一头的冒出。

    地面就如翻滚的水面,转瞬间就已沸腾!

    而且,它们的气息也不再死寂,一股无形的杀机随之蔓延而来。

    “呼……”

    风声一急,孙恒陡然大步迈开,一个闪身出现在药圃阵法之前,举拳朝前轰去。

    筋肉抖动间,他的浑身之力都汇聚于拳锋,按一定的规律轻轻震荡。

    虽拳出无声,周遭众人的呼吸却是齐齐一滞,神魂急速跳动。

    恐怖的威压,甚至让他们不能动弹分毫!

    “轰……”

    如有地龙翻身,山脚处的里许大地陡然一震,山石地面齐齐一翻!

    无数裂痕转瞬浮现,并延伸向远方。

    就连整个山体,也显出崩裂之状!

    而孙恒拳锋之前的阵法,也在急速颤抖,眼看就要即将不支。

    “你干什么?”

    乔清双眼大睁,朝着孙恒怒吼。

    “破阵。”

    孙恒面色不变,举拳就要再次砸去:“或者,你有更好的方法快速打开这里阵法?”

    乔清一捏剑诀,九柄飞剑旋转成环,出现在孙恒拳锋之前,急急道:“你这样会毁了药圃里面的灵药的!”

    “总能剩下一些。”

    孙恒皱眉:“闪开,不要碍事!”

    “不行!”

    乔清摇头:“你不是要去传法殿挑选功法吗?只要走了,这些阴魂自己就会安定下去,不用毁坏药圃。”

    “但这样我们也得不到灵药。”

    谢魁站在孙恒身旁,道:“孙兄的选择没错,咱们一起出手,毁掉阵法,能拿多少拿多少!”

    “已经没有时间了!”

    乔清大吼:“你们赶紧走吧,回头看看,这里的阴魂越来越多了!”

    “我们?”

    孙恒的眼眉突然一挑,同时停下手上的动作,回首看向对方。

    “你想让我们走?自己独吞灵药?”

    谢魁几人也回过神来,秦因更是冷声开口:“一开始的那头阴魂是你引来的?难怪我觉得冒出来的那么奇怪!”

    “你们……”

    乔清一愣。

    “算了,别再说了!”

    宁神音俏颜扭曲,神情中有怒、有恼,又有些无奈:“不管此事原因如何,先把这里的麻烦解决。”

    “解决什么?”

    谢魁大吼:“很明显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瞒住这些阴魂,就是要逼我们离开,好独自取宝!”

    秦因也是怒急,在一旁点头:“对,先轰破阵法,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多得!”

    说完已是各使手段,朝着药铺阵法轰去。

    “别!”

    宁神音伸手虚拦,面色却是陡然一变,伸手一拉乔清,就朝后方退去。

    孙恒也是同时变色,身躯一蜷,陡然纵身而起。

    就在他们有所动作之际,远在三十里开外的荒原上,一位身材魁梧的阴魂缓缓浮现。

    他手持巨型长弓,正弯弓搭箭,身躯微分,猛然发力一拉弓弦。

    “嗡……”

    虚空陡然凹陷,好似无穷无尽的能量都汇聚于这人、这弓弦之上一般。

    “崩……”

    弓弦轻颤,此地虚空也猛然一震,周遭数十堪比道基修士的阴魂瞬间被震成漫天阴气。

    宛如流星坠地,又似后羿射日,那长箭在虚空一闪,已是来到几人近前。

    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躲闪!

    “轰……”

    恐怖的爆炸当场涌现,如同旋转翻滚的庞然大物,嘶吼着、咆哮着朝四方卷动。

    只是一个瞬间,身处爆炸核心的谢魁就已灵光崩散、肉身化作觅粉。

    与此同时,天地间弥漫的杀气陡然一盛。

    “杀!”

    杀声震天,一队队遍体残破但杀气充盈的百战阴魂遁地而出,列队成阵。

    “呼啦啦……”

    旌旗暴展,刀剑出鞘,无形的杀气宛如实质,化作重重大山,轰然压下。

    如同天塌地陷、末日来临,四方阴魂汇成战阵,万余上古天兵再现,仿若要撕裂此方天地一般。

    就连孙恒,竟也身躯绷紧,几乎不能自制!

    垂首看去,经由刚才那头阴魂的一箭,药圃阵法已经破开,一个占地数亩、遍地狼藉的药园也出现在他的眼中。

    浓郁的灵气,更是如同烛火一般,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阴魂汇聚而来。

    逃!

    还是拿药?

    侥幸逃过一劫的秦因瞬间就做出选择,身躯一晃,已经毫无保留的身化一道遁光朝山巅冲去。

    孙恒也只是在脑海里迟疑了一刹那,随即大手一伸,先天一气陡然往下一捞。

    同时,他自己也不管不顾的朝上方冲去。

    至于其他人,轶凡和萧素娥怕是自身难保,而宁神音和乔清似乎另有底牌。

    但这些,他已经顾不得了。

    这些阴魂里面,可是有着堪比金丹的强者!

    “唰!”

    巽风遁法所化阴风瞬间冲出里许,但面前也出现了一队阴兵拦路。

    这些阴兵,单个最多道基初期修为,三十人一队,一出手却让孙恒猛然一顿。

    真武七劫剑气!

    万象轮转!

    火红剑气化作无量漩涡,尽数把这对阴兵包裹。

    但在它们之后,又有一个百人队出现,而大地之下的震动,更是告诉孙恒后面来人更多。

    这里埋藏的阴魂,似乎无穷无尽!

    难怪宁神音的长辈特意叮嘱,不可惊动它们。

    现在的情况,怕是金丹宗师来了,也要夺路而逃。

    “啊!”

    惨叫声在前方响起。

    秦因动作虽快,却依旧陷入阴兵重围,在距离出口一步之遥的地方被人斩杀。

    孙恒面色一沉,同时先天一气大擒拿手也化作一缕幽光沉入他的识海幻境。

    “轰……”

    在这一刻,孙恒的识海中陡然电闪雷鸣,一道道赤白闪电接连浮现。

    这些闪电只是虚幻,却真实映照在孙恒的身上。

    神魂之力刺激着他的肌肤,体表好似都有丝丝电光闪现。

    惊雷!

    渡厄业火!

    “噼啪……”

    单脚一躲大地,脚下山岩轰然暴碎,而孙恒也化作一道刺目电光,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直冲上方的出口。

    同时,在他的身周,也冒出一团虚无的火焰。

    这些火焰触碰到阴魂,瞬间就蔓延至阴魂全身,短短刹那就把阴魂焚烧的一干二净。

    业火,恰是这些眷恋人世的死物克星!

    此时的孙恒,就如热刀入牛油,在密密麻麻的阴魂中轻松贯穿一条逃生通道。

    “崩……”

    就在他即将冲入出口之际,一根虚无的长箭出现在他的后背。

    伴随着后背的剧痛传来,眼前一花,场景已是生机盎然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