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095 搜刮
    “当啷……”

    软剑跌地,四际无声。

    荒坡之上,前不久还人声鼎沸,如今却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人。

    确认余静石彻底没了生机,孙恒才忍不住微躬身躯,在原地大口喘气。

    伸出双掌,掌心处被软剑绞动,已是血肉模糊一片,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额头正中,更有刺痛传来,如同一记记重锤来回轰击,让他双眼发黑,心头发虚。

    如若不是余静石有伤在身,如果不是自己的狮吼功发力恐怖,如果不是七星点穴术……

    今日之战,胜负实属难料!

    不过,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死的是余静石,胜的是自己!

    略微缓气,孙恒已是直起身子,扫视四方。

    这里虽然偏僻,但难保不会有路人经过,而且刚才的狮吼功把声音传出很远,万一引了他人过来就不妙了。

    检查了一下余静石的尸体,他脚步迈起,大步流星的就朝着那小院行去。

    风道人的藏宝之处,能让余静石和摩云上人翻脸的东西,定然绝不简单!

    迈入小院,眼前这精致的院落,内里的摆设,堪称极尽奢侈之能。

    打眼一扫,远处那一人多高的小树,竟是用一整个的青玉雕刻而成,枝叶栩栩如生,其上晨露娇颜欲滴,其价值,怕是难以估摸!

    还有那树下棋盘,玄玉切割,大师手笔。

    黑白棋子,一枚枚堪比宝珠。

    就算是那两个石凳,也姿态玄奇,堪称石中精品!

    甚至就连脚下的路面,都是以堪比银锭的天星灿石铺就而成!

    孙恒行于其间,呼吸都差点停滞,脚步挪动,更是宛如千钧压身,唯恐破坏了这里的东西。

    定了定神,他强行控制住心头的狂跳,沿着小道,径自入了里面的屋舍。

    一入屋,眼前豁然开朗。

    华光耀目,霓虹绕行!

    多彩光晕齐齐绽放,各自争辉斗艳,景色之绮丽,惊心动魄!

    “嘶……”

    孙恒倒吸一口凉气,来回眨了眨眼,才从震惊之中恢复了一些理智。

    定眼看去,这厅堂之中,别无他物,有的只是一个个精美的玉案分列两侧。

    玉案上各放一物,多彩霞光,把那一件件物品笼罩,让人看不清内里详情,也造成霞光满屋的情形。

    直面孙恒的正中玉案最大,上面却并无光彩传来,只有一个书卷半展着跌落其上。

    看样子,此物应该是余静石和摩云上人两人展开的,观看之人却被暗中偷袭,因而跌落。

    孙恒迈步上前,拿起书卷,当头三个大字赫然在目。

    真言诀!

    这应该就是风道人修行的仙法了。

    随手翻了一遍,里面语意玄奇,孙恒看的是双眼迷茫,不知所谓。

    倒是书卷后面介绍的一些法术,让他眼前一亮。

    只可惜,他是习武之人,体内并无法力,这东西也只能干看着。

    简单的翻了一遍,孙恒就把书卷放入怀中,贴身放好,朝着其他玉案看去。

    他眼里惊人,即使有光晕遮盖,也能把里面的东西看个不离十。

    其中右侧第四个玉案上的东西,让他最为心动。

    那是一棵草。

    巴掌大小,根、茎、叶一应俱全,此草玄奇,竟是飘在虚空之中,不曾落地。

    在光晕笼罩下,甚至还能看到它根须茎叶轻轻飘动的灵动之姿。

    “蹑空草!”

    看清此物,孙恒忍不住双眼大亮,精光外露,心头狂跳不止。

    此物乃是天地奇珍,据闻食之可腾空而行!

    曾有记载,一个从未习武的老人,因为误服此物,身轻如燕,一步数丈,就算是内气境界的轻功好手,也不能与之相比!

    如若习武高手服之,再修炼一门轻功,怕是真有可能蹑空而行!

    思及此处,孙恒呼吸不由一滞,大手一张,就朝着那光晕伸去。

    “彭!”

    手掌触碰到那光晕,光晕陡然化为实质,如莹莹光球,把内里的蹑空草死死包裹,罩在其中。

    “嗯?”

    鼻间轻哼,孙恒试探着掌中发力。

    他力道强悍,那光罩当即显出不稳之状。

    “有门!”

    嘴角一翘,孙恒掌中轰然发力,朝着光罩狂涌而出。

    “彭!”

    一声闷响,光罩碎裂,但孙恒的表情也是一僵,甚至有无边懊恼传出。

    却见那光罩虽然碎裂,但内里的蹑空草也被一股巨力碾压,当场化作齑粉!

    “彭!”

    心中恼怒上涌,孙恒忍不住挺身而起,大手一拍,下方那玉案当即粉碎。

    双手握紧,指节狰狞。

    片刻后,他才表情一缓,从恼怒之中回过神来。

    “看样子最近走的太顺,心态竟然有些发飘了,这点事都能激起怒火,失了理智。”

    摇了摇头,孙恒深深喘气,平缓心境,一双跳动眸子,也渐渐重复清明。

    扫眼大厅,他没有再去动其他的物品,举步行入左侧的房间。

    这里应是卧房,屋内别无他物,只有一个长达近丈的玉床,床上也没有铺盖,只有一个蒲团。

    玉床上绘着许多纹路,不过已经被雷电之力破坏,遍布焦黑,看样子这里是此处的一个阵眼。

    微微沉吟,孙恒手一伸,那蒲团当即投入掌中。

    低头细细看去,这蒲团果然没那么简单,不知是何物编织,触之温润如玉,即使以孙恒的力道,竟也不能损毁。

    手掌抚摸,清凉之感从中传来,更是让他精神一震,心中些许的火热当即一扫而空。

    此物竟有清心明智之效!

    收好蒲团,孙恒折身去了右侧房屋。

    这里是一间书房,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出乎孙恒的意料,书籍竟是以诗词歌赋为主,间或夹杂着一些游记见闻。

    关于武功、修法之术的,竟是寥寥无几。

    来回翻找了几遍,甚至就连地下的砖面孙恒都未放过,却只在书房寻了两瓶不知是何功效的丹药。

    至于秘籍,倒也不是没有收获。

    但对他来,只不过是聊胜于无,还不如那些修法之人的游记来的重要。

    转身,出门。

    片刻后,孙恒提着两个麻袋进了屋舍。

    十五个玉案上的东西,去掉两个,剩下的十三个东西,全都被他塞进了麻袋。

    玉案笨重,携带不易,但镶刻在上面点缀用的宝珠,却都被孙恒一一撬下,装进兜里。

    随后在屋子里来回翻找了几圈,凡是不大又值钱的东西,都被他装进袋子。

    庭院里,玉树被他折断,取了些不起眼的枝节带走,棋子倒进麻袋,棋盘劈成碎片,捡了些好看的收走。

    就连地面上的天星灿石,孙恒也扣了几十枚出来。

    此外,院落四周的几十根阵旗,被他一一拔起,伙同摩云上人的东西,全都放上了马车。

    而在摩云上人身上,孙恒也得了一枚玉器,两沓符纸,和一本关于阵法的秘籍。

    他那豪华的马车上,更是有着一个阵盘!

    此物放在一个圆形的木盒之中,直径长约一尺,内里有几根巴掌大的阵旗。

    阵盘相当于一个简易的阵法,可随时随地施展,难怪摩云上人当时要往马车里逃。

    怕是一旦激发此物,就可确保安全无恙。

    但可惜,他最终还是没能保得性命。

    现今此物,落到了孙恒的手掌。

    不久之后,一个堆满东西的马车,缓缓驶离了山坡。

    在马车身后,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从火焰之中不时传来。

    火焰熊熊,焚烧一切,也消磨了其中所有的痕迹。

    前方,山道孤寂,空无一人。

    后方,夕阳下沉,天日开始落幕。

    天地间,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马车,缓慢而行。

    驾车的孙恒,面上的激动已是尽数消失,只有着深深的沉思。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