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同学,别怕
    <h1>第九百七十八章同学,别怕</h1>

    第二天一大早,叶凡便带着陈韵来到学校。

    “丫头,好好考,加油!”叶凡摸了摸陈韵的脑袋,呵呵笑道。

    “表哥,你先回去吧,我考完给你打电话!”陈韵甜甜一笑,跟着涌动的人群走进滨海一。

    滨海一作为滨海重点考场之一,教育部非常重视。

    他们专门组织了一个监督组,提前一个小时在警戒线周围巡逻。

    学生一一检查,进入学校,很快便要到封场的时间点了。

    巡查组的组长是个尖嘴猴腮的老女人,年纪大概四十岁出头。

    她穿着一件黑色碎花的长款连衣裙,一只手里举着一柄太阳伞,一只手叉着腰,对着外面来迟的学生怒声大喝。

    “快点,你们干什么吃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不知道吗,这也能迟到,快点进来,快点!”

    她从午接到局里的命令后,非常不爽。

    大热天的来学校门口站岗,这不是找罪受么!

    话说跟她一个办公室里的还有四五个年轻人,可是领导偏偏安排他来,其他人都留在办公室里吹空调。

    “他妈的,不是仗着家里有点背景么!哼,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一个没用,读了一辈子书还要靠家里的关系,那读书还有什么用!”

    老女人喃喃哼道,一把拉住在围在检查口的几个学生,前便张口大骂。

    “挤什么挤,赶去投胎啊?这个时间也敢迟到,算放你们进去也考不出什么成绩!”

    那几个学生见老女人一副领导派头,敢怒不敢言,只好老老实实排队。

    老女人得瑟的笑了笑,正准备转身去值班室里喝点冰的,忽然背后出现一道弱小的身影,刚好和她撞了个正着。

    老女人一时不慎,被撞到在地,手里的手机砸在地,屏幕顿时四分五裂。

    “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弱小少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表情又是无辜又是害怕。

    他连忙前扶起老女人,一个劲儿的弯腰道歉。

    老女人看着破损的手机,心头涌起熊熊怒火。

    她一把抓住少年的领子,“你……你有没有长眼睛啊,你看看,我的手机都给你撞成什么样子了!你……你给我赔钱,不赔钱别想进考场!”

    弱小少年身的衣服很久,打扮也很土,一看便知家庭条件不尽如意。

    他张了张嘴,弱声弱气的说道:“老师,我……我身没钱啊。”

    “那给你家长打电话,让他带钱过来!”老女人蛮横的吼道。

    老女人的话令少年脸色顿变。

    “我……我爸妈工去了,这时候接不了电话。”少年苦兮兮的乞求道:“老师,要不你先让我进去吧,考试快开始了,我……”

    “你还想考试?不赔钱,烤地瓜去吧!”老女人怒声喝道。

    这时候,巡查组的其他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了。

    一个年人好声好气的在一旁劝道:“粱组长,要不先让这个孩子进去吧,时间真的快来不及了!”

    “老钱,我的事情你别管,站好你的岗去!”老女人怒气冲冲的瞥了年人一眼,一脸跋扈之色。

    年人面露不忿,可是对这个老女人没有办法。

    这里除了他们检查组和巡视组,没有其他领导,粱组长是门口的总负责人,说一不二,没人愿意自惹麻烦,去违逆她的意思。

    少年可怜巴巴的看了年人一眼,年人不忍心的叹了一口气。

    “孩子,快跟粱组长道歉,她这人嘴硬心软,你说几句好话,能进去考试了。”

    不等瘦弱少年张嘴,老女人先怒声一喝:“老钱,我说话不好使是吧?让你去站岗快去,还有一分钟封闭考场,谁也别想进来了!”

    一般来说,高考考场封闭的时间会延迟十分钟,算是给迟到学生最后一点帮助。

    可是老女人彻底断了这条路,一点情面不留。

    老钱愣了愣,为难的说道:“粱组长,这好像不符合规矩啊!”

    “规矩、规矩,我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难道还要你来教我?”

    老女人沉声说道:“老钱,我发现你废话很多啊,小心我把这事儿写进报告里!”

    “你!”

    老钱被老女人的蛮不讲理弄得无话可说,只能颇为愧疚的摸了摸瘦弱少年的脑袋,悻悻的离开了。

    少年又怕又急,无助的拉住老女人的胳膊,青涩的脸蛋涨的通红,泪水在眼眶里“咕噜噜”的打着转儿。

    “老师,老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您,让我进去吧!马要开考了,我快来不及了……”

    “现在知道错了?哼,晚了!”

    老女人嫌弃的甩开少年手,趾高气昂教训道:“早干什么去了,我看你是没心思考试!你这种小鬼我见得多了,特娘的别在我面前装可怜!”

    “老师……”

    “别老师老师的叫,我是志愿者协会工作组的,可不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我告诉你,赔钱,我立马让你进去。否则,你等明年再来考试吧!”

    老女人抱着胳膊,一副软硬不吃的态度。

    少年懦弱的问道:“赔……赔多少?”

    “我这是今年新款,花了六千块钱,买来还没用几天!我不管,你按原价赔,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六千?”瘦弱少年额头冒出层层冷汗,脑孩里一片空白。

    “阿姨,我能不能先打个欠条,我……我真的没有这么多钱……”

    “打欠条,你别逗我了!”老女人冷哼一声,“要么赔钱,要么滚蛋!”

    瘦弱少年浑身打颤,两腿一曲,忽然跪在老女人面前。

    “阿姨……求求你了,你别刁难我了……”

    少年这一跪,立马吸引了周围工作人员的注意。

    还好这里的警戒线拉到了大街头,不允许记者和家长进来。

    否则这事儿被曝光出去,肯定会在社会掀起轩然大波。

    老女人被少年的行为弄慌了手脚,沉着一张更年期的老脸,双目喷出熊熊火光。

    她冷冷的小声说道:“小鬼,你是在给我眼药啊!哼,快站起来!”

    “阿姨,求求您了,让我进去吧!”少年屈辱的跪在地,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阿姨,我家里穷,负担不起我复读了。这次高考是我唯一的出路,您放我进去吧!”

    眼看时间越来越近,少年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博取老女人的饶恕。

    这时候几个工作人员围了来,询问道:“粱组长,怎么了?”

    老女人举着破损的手机,表现出一副很委屈,很心疼的模样。

    “你们评评理,这小鬼刚才插队,我好心劝他,可是他不仅不听,还把我的手机给砸了!

    我让他道歉,可是他却口出不逊,说要投诉我让我难看!

    你们看看,他还真敢跪在地,装模作样的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博取大家同情!

    唉,我冤不冤啊!”

    老女人尖声大叫,直把这个瘦弱的少年说成万恶不赦的小流氓。

    闻言而来的老钱听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在地。

    他没想到巡查组的负责人居然如此恶心,颠倒是非蛮不讲理。

    可是,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老钱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扫了老女人的颜面,否则回去她指不定给自己下什么手段呢!

    少年傻眼了,老女人倒打一耙,把所有脏水全泼到他的身。

    “不……不是这样的,你血口喷人!”少年连忙摇头,无助的泪水“簌簌”往下掉。

    “你还装可怜?”老女人对同事摊开双手,“我说的没错吧,这孩子小小年纪这么会骗人,长大还得了?”

    其他同事纷纷附和。

    “原来如此,怪不得粱组长这么生气!”

    “要我说啊,现在的学生是越来越没有素质了。”

    “这种人还好意思来参加高考,嗨,祖国的悲哀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瘦弱少年的脸色越说越白,孤立无助的辩解道:“阿姨……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你不能冤枉我啊……”

    少年声泪俱下,可是没有一人去相扶。

    因为大家在领导和孩子的选择,无条件相信了领导的话。

    老钱越来越听不下去,长叹一声,快步朝另外一头走去。

    忽然,一道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

    “老师,那边怎么了?”青年取出一根香烟,递到老钱手里。

    “我不抽烟。”老钱讪讪一笑,“唉,一言难尽!”

    他扭过头去,那个少年还跪在老女人的面前,被周围的大人指指点点。

    “那个女人太不讲道理了。”

    青年微微皱起眉头,“没人管一管么?”

    “她是自愿者协会的,有点背景,被任命为这次巡查组的组长。”老钱看了看手表,“那孩子再不进去,要迟到了。唉……”

    “原来如此!”青年冷冷一笑,昂然的朝学校门口走去。

    此时,跪在地的瘦弱少年一个劲儿的给粱组长赔不是,有两个女工作人员心软了,也帮忙说了几句。

    “粱组长,这孩子虽然犯了错,可是道歉的态度还挺好的,要不让他留个联系方式,赔钱的事情等考完试再说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