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感谢费
    <content><h1></h1>

    “龙先生,拍的不错!”

    林轩羽玩性大发,老气横秋的拍着龙春的肩膀:“呵呵,以后要是混江湖不顺利,搞摄影也是一条出路。”

    一边说着,他一边开了一瓶葡萄酒,扭头对叶凡说道:“要不要搞个局爆的照片?”

    一听这话,早被折磨不成样子的藤真长雄怒为冲冠,朝林轩羽扑了过去:“士可杀不可辱,我跟你拼了!”

    他只跨出一步便被叶凡踹翻,跟着抓住头发提了起来。

    一瓶空的普通酒被倒灌着,直接塞进藤真长雄的嘴里,立马磕崩两枚当门牙,随即长驱直入,直达咽喉深处。

    藤真长雄闻到鲜血伴随着酒精的恶心气味,呼吸顿时沉重起来。

    窒息的感觉,让他有种生命走到尽头的恐惧。

    顿时,藤真长雄吓得血液几乎停止循环。

    “藤真长雄你听好了,怨有头债有主,董玥君是我的女人。我只告诉你,马上打电话放了她,否则你也只有跟这个世界说声拜拜了。”

    叶凡的笑声仿佛魔鬼一般响在他耳边。

    藤真长雄终于明白他为何而来,眼看对方已动了杀机,满脑子想要求饶,说出为什么会绑架那个女人的原因,可是偏偏被酒瓶塞住口腔压迫舌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中写满悔恨和恐惧。

    叶凡呵呵淡笑道:“胆敢反抗我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灰飞烟灭,而甘愿舔我屁股做狗的人还好好活着,你愿意做哪一种呢?”

    面对巨大的死亡威胁和叶凡极其压迫感,仿佛刺入灵魂深处的眼神,藤真长雄快要接受崩溃了。

    他想选择做的,做暂时性的狗逃过这一劫,以后再图报仇雪恨也不迟啊。

    想要摇头,可是头发紧紧纂在叶凡手里,动弹不得,头皮像是要被揭开一般,只能拼命的眨眼,期盼两人心灵相同,叶凡能看懂他表示屈服的意思。

    “不说话吗?宁可高傲的死去,也不愿卑鄙的活着,对吧?那好,爷爷送你上路吧。”

    藤真长雄心灵深处有个声音疯狂的嘶喊道:“不!”

    父母的慈爱,妻子的娇媚,儿子的淘气,一一闪过脑海。

    念小学时为了一块橡皮和同学打架的情形,上高中时第一次给女孩子写情书的兴奋激动,姓的初体验时,那个小姐虚假的叫声,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掠过,无比的清晰,最后闪了一闪,变成空白。

    只可惜,叶凡没能与他建立心灵对话,当下便将酒瓶狠狠捅进他的气管里。

    “噗嗤!”

    藤真长雄眼皮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林轩羽低叹一声,“这人胆子真小,我还没有玩过瘾呢!”

    “你小子还没过瘾?哼,他能吓成这样,你有九成九的功劳。”

    叶凡把酒瓶从藤真长雄的嘴里拔了出来,随后拿过一瓶酒,倒在藤真长雄的头上。

    藤真长雄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这是……地狱么?”藤真长雄一看这地狱的景色,就跟自己的东行阁似的,顿时大感欣慰,“阎王爷还真是给面子,居然给我这么好的居住条件!”

    “不好意思,阎王爷目前你还见不到,如果你这么崇拜他,我可以现在就安排你跟他见面!”

    还没等藤真长雄缓过劲儿来,一个硕大的酒瓶子再度摆在了他的眼前。

    “咕咚!”藤真长雄心头一凉,脸色忽的一下青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道。

    “叶先生,我知道错了,不是我绑架那两个人的,都是我儿子的主意!”

    “哦,原来如此!”叶凡点点头,“现在那个女孩在什么地方?”

    “在……在黄浦路的废弃厂房,那里周围都没有什么人!我儿子现在在医院,他说他包扎好伤口就要去那里!”藤真长雄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

    叶凡对继续在酒柜边上抢劫的林轩羽说道:“好了,你又吃又拿的,还有没有大家族子弟的风范?”

    “啊?”林轩羽一愣,将两瓶酒塞进自己口袋,“也想,咱们就走么?”

    “废话,难道留下来过年吗?”叶凡冷冷一笑。

    藤真长雄全盘托出,叶凡让他穿上衣服裤子。

    龙春从一旁过来,颤颤悠悠的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

    叶凡皱了皱眉,“龙春,你还要做什么?”

    “叶先生,我这里有一点事情想跟藤真会长合作……”龙春不敢多嘴。

    “怎么说?”叶凡把藤真长雄提溜到前边,“龙春,是你自己的私活,还是李家的安排?”

    “私活。”龙春嘿嘿笑道。

    叶凡摆摆手,“行,那你俩谈吧,有我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是。”

    龙春对藤真长雄说道:“藤真老哥,叶先生的事情既然都谈完了,那么就说我们的事儿吧!

    你在北区的那块地皮转让费太高了,我这边最多只能出一个亿。你看是不是把这份文件签了?”

    叶凡背负双手:“什么地方要一个亿,杀猪呢是吧?”

    “叶先生,其实我也是中介。”龙春讪讪一笑,低声在叶凡耳边说道,“转让费我朋友那边愿意出一亿两千万,我前段时间看上一辆车,想凑点价儿。”

    “你还差多少?”叶凡眉毛一挑。

    龙春回到:“还差八百多万吧。”

    “龙春,你就这点出息吗!”叶凡从龙春手里把笔拿了过来,然后将那价格里的一堆零划掉四个。

    “今天你帮我不小的忙,这点就算我意思意思!”

    龙春一看,一个亿被叶凡改成了一万块,顿时哭笑不得。

    藤真长雄一看这价,目瞪口呆,“叶先生……你这……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么?要是被上头知道了,我要惹大麻烦的!”

    “藤真长雄,我饶你不死,就等同于送给你一条命。这点钱,就算是你报答我的。好了,你可以签字了,然后把一万块的转让写清楚,否则我可不保证你能不能活着走出去!”

    “我写,我写!”

    在藤真长雄的心里,对他儿子几乎是恨到了骨子里。

    坑爹,坑爹,你丫的还真是坑啊!

    那两个人有这么牛逼的朋友,你也不打听清楚来,为了一个吃饭的包间,惹到这尊阎王爷,看你要怎么跟家族交代!

    藤真长雄心头后悔的要命,自己不仅丢了面子,还损失了一个亿,这回是亏到家了!

    签完合同,藤真长雄敢怒不敢言。

    光是叶凡就不说了,自己的保镖可是五倍极限的高手,在他面前一个照面都走不下去。

    “白纸黑色,藤真老哥,多谢了啊!”龙春大喜过望,随即感激涕零的看着叶凡,“叶先生,多谢您……”

    “没事儿!”叶凡淡淡的一笑,扭头对藤真长雄说道:“藤真长雄你打个电话给帮架我朋友的人,让他们把我朋友放了。”

    藤真长雄感受到叶凡凌厉冰冷的眼神,二话不说,连忙拨通了电话。

    可是,半分钟过后,藤真长雄的脸色变得苍白,颤颤悠悠看着叶凡。

    “叶……先生,我儿子的贴身保镖在那里看着,我的小弟说他们……他们没办法让那个人……开门……”

    “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走一趟!

    藤真长雄,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否则我会把这些照片公之于众,让你在海翼集团彻底失去做人的资格!”

    叶凡眉毛一掀,说着便匆匆起身,往门外跑走去。

    忽然,他扭身一拳,砸在藤真长雄的脑门上,把他给打晕了。

    在长廊外的那些藤真长雄的小弟见到叶凡这么个陌生从办公室里跑出来,想要上前拦截,可是在一看还有龙春和一个背着大包裹的人跟在后边,顿时不敢出声了。

    看他们这么心急火燎的,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那些高层人物的事物,小弟还是少掺和的好。

    于是,这些小弟不仅不拦截,反而还帮叶凡他们打开电梯。

    三人走进电梯,一路朝下,直奔一楼,所过之处那些小弟都不敢拦着,任凭他们安然出去。

    叶凡和龙春等人来到楼下,林轩羽很快便把车开了过来。

    不过叶凡并没有上去,而是从一个路人那边夺来一辆摩托车,从怀里把之前抢夺六层管理的那一万多块钱抛给对方,“你的车我买了!”

    那人一开始大怒,可是打开包裹一看,却是一大叠百元大钞,顿时感激的要命,二话不说就赶紧溜走,生怕叶凡后悔一样。

    叶凡踩动摩托车,对林轩羽低声说道,“你先回去,跟你爷爷说一下外企协会的事情,要是有什么麻烦,让他联系滨海武道人士给外企协会施压!”

    “叶哥,那你呢?”林轩羽可不放心叶凡就这么一个人去黄浦路救人。

    “我去去就来!”叶凡打了个哈哈儿,发动摩托车。

    一阵“轰隆隆”的鸣响过后,叶凡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废弃的厂房里,董玥君被五花大绑,坐在一张残破不堪的木椅上。

    她的神情十分惊恐,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散发着屈辱的嫩红光泽。

    破败的木椅随着她的挣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林轩毅捆得跟粽子似的,昏死在厂房的角落里。

    在董玥君面前,一个矮个儿青年桀桀冷笑不已,在他身后,站着一个斯文的青年。

    青年抱着胳膊,淡漠的看着董玥君,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content>

    最快更新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