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行踪暴露
    叶凡不由得高看长发女生一眼,随即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叶大哥,我叫林婄萱。”长发女生回道。

    “很好!婄萱,你在上面照顾一下她们,我去去就来!”

    言罢,他随便拉过一个女孩,快速将她绑在自己身上,翻身跳下窗户。

    剩下的女孩纷纷惊叹。

    “萱萱,这个叶大哥好厉害呀!”

    “我要是和婉婉一样,有这样的哥哥就好了!以后叶大哥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咦,你不是一直拿那些欧巴当择偶标准么?”

    “他们能像叶大哥这样厉害吗?而且,叶大哥也好帅,比那些欧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嗯,同意!”

    林婄萱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盯着角落里的老山本,谨防他有什么小动作。

    没过半分钟,叶凡折身回来,又带了一个女孩下去。

    连续五次,副会长的休息室里只剩下林婄萱一人。

    “姑娘,轮到你了。”叶凡蹲在窗口,手里的绳子系在林婄萱的腰上,动作很轻柔。

    林婄萱美眸微光闪烁,一直看着叶凡。

    “叶大哥,你的身手很厉害,习武多少年了?”

    忽然,林婄萱红唇微启,细声问道。

    “怎么问我这个问题?”叶凡一愣,随后紧了紧索扣,确定扎实无误。

    “我好奇。”林婄萱淡淡一笑,

    “我练武二十多年了,从小就闲不住。”叶凡笑了笑,环住林婄萱的小蛮腰,“搂紧我,准备下去了。”

    “好。”

    林婄萱抓紧叶凡,一股浓浓的男人气息从叶凡的身上传出,嗅得她俏脸通红。

    二十年来,叶凡是除了她父亲之外,第一个与她如此亲密接触的男人。

    “呼!”

    当叶凡跃出窗外的时候,林婄萱耳畔卷起一阵狂风,她感觉自己是被蜘蛛侠怀抱的玛丽,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只可惜,她并没有享受这种感觉多久,便稳稳落在了十三楼的小办公室里。

    “好……好厉害!”

    林婄萱暗暗惊呼,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叶凡温暖的体温和胸怀。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身上的绳索已经解开了。

    “老元,这些姑娘都交给你了。”

    林婄萱看了一眼叶凡,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心中不由得惋惜一叹。

    “知道,你小心点。”元因连连点头,持着手枪在门侧警戒。

    叶凡转身对朱婉婷招了招手,这丫头连忙跑向他,紧紧贴进他的怀里。

    “叶大哥!我好怕……你不要走好不好?”

    “傻丫头,我还有事情要做。”叶凡摸了摸朱婉婷的脑袋,“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滨海后我请你吃小龙虾!”

    “嗯。”朱婉婷吐了吐舌头,依依不舍的离开叶凡的怀抱。

    “我走了。”

    叶凡深深呼出一口浊气,一手拽着绳索,迅速跃出窗户,消失在黑暗的夜幕之中。

    元因收起手枪,把窗户合上,随后把办公桌搬到门口抵住门把,又把书柜挪到门沿。

    这间办公室本来不大,一下子大件全挡到门口去了,空间瞬间宽裕起来。

    “姑娘们,这里条件比较简陋,你们将就一下。”元因指了指堆在墙角的沙发,“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许大声喧哗。”

    “嗯,谢谢大哥。”

    几个女孩连连点头,随后跟朱婉婷凑到角落,艳羡的坐了下来。

    “婉婉,你哥哥有女朋友吗?”一个胆大的女孩问道。

    朱婉婷点点头,“当然,我哥都有女儿了!”

    “哎呀,太可惜了。”几个女孩纷纷叹了口气。

    朱婉婷柳眉微微一挑,“你们干什么,难不成看上我哥了?”

    “都结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婉婉,你哥哥有钱么?”

    “他是干什么的呀?”

    “对对对,他家条件怎么样?”

    女孩们想了想,觉得已婚男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就算讨过十个老婆,照样有一堆女孩上赶着跟他!

    朱婉婷看出这些女孩的打算,鼻端轻轻哼了哼,娇声低喝:“我哥可穷了,屋无片瓦,出行没车,一个月就赚一两千块钱,连养女儿都不够……”

    元因在不远处听得满头冷汗。

    这小丫头也太不给叶凡面子了,有这样给表哥抹黑的么?

    林婄萱虽然坐得远一些,没有掺和那些女孩的询问,不过两只耳朵竖得老高,朱婉婷每一个字都仔仔细细听进心里。

    她不相信叶凡这种有本事的人,过的是贫民的生活,而且他的气质和谈吐,显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不对,朱婉婷肯定在骗她们!叶大哥手腕的那块表是限量版的劳力士,将近四十万一块,像她说的那种老百姓,根本不可能买这种手表!”

    林婄萱的眼睛很利,一下就看出叶凡手上那块表的不凡来。

    话说这块手表还是叶凡从元因那里硬拗来的。

    元因有钱,也喜欢收藏一些好东西。

    叶凡跟他从不客气,偶然看到他的收藏,就随便从他的表盒里敲了一块来。

    元因为此,还心疼了好几天。

    若是让叶凡掏钱买,他自个儿可定不舍得。

    上次送朱婉婷手表,那是因为手里的会员卡是别人送的,正巧朱婉婷刚到滨海,叶凡为了安抚她,才忍痛买了一块。

    现在再叫他掏钱,绝对不可能!

    一众女孩低声交谈,元因也不打扰,小心翼翼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

    当有人靠近的时候,他才会提醒那些女孩别说话。

    元因暗暗庆幸,还好那个斯文中年男是个小管理,手里没有太多活儿要忙。

    再加上现在时间比较晚,没人会来找他做事。

    否则光凭几张书架和书桌,根本挡不住外面那些雇佣兵,大家只有等死的份。

    却说叶凡回到老山本的休息室,替他解开绳索。

    “老东西,换一套干净的衣裤,带我去见海翼企业的会长藤真!”

    老山本心头一颤儿,弱声弱气的问道:“先生,您找藤真会长干什么?人你已经救走了,快点离开这里吧,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这话说的就跟放屁似的。

    叶凡敢打包票,只要自己一走,这个老家伙会立马摁下警报。

    “老东西,我刚才只救了九个人,海翼的海上工厂还有好几千华夏人呢!”

    叶凡捏了捏手指头,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随即单手提起老山本,将他悬在半空。

    “你要是不想死,就按照我说的做!”

    “唔,唔唔……我……我做……我,我做!”

    老山本年老体衰,哪里经得起这种折腾,短短几秒钟就差点背过气去。

    叶凡也不敢轻易弄死他,松手把他抛到床上,看着他换好衣裤。

    “我跟在你背后,千万不要耍什么小心眼。”叶凡掀开衣服一角,露出一柄银光闪闪的大号手枪,“除非你觉得自己能比子弹更快。”

    “是是是,我懂。”老山本苦着脸换上衣服,怯弱的问道:“先生,要是我按照您说的做完,您会不会……”

    “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叶凡咧嘴一笑,“这点诚信,我还是有的。”

    老山本连连点头,陪着笑走出房间。

    他的步伐略显迟滞,趔趔趄趄的跟犯了脑血栓似的。

    叶凡鼻端一哼,他立马绷起腰肢。

    两人离开办公室,直奔最中间的一个大船舱。

    在走廊上,两队雇佣兵和他们擦肩而过,老山本都表现得很老实,没有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举动。

    来到会长办公室门口,老山本整理了一下衣领,深深吸了一口气,敲响房门。

    “谁?”

    很快,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

    这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高大中年白人,身材魁梧,只穿着一件白色背心,皮肤上布满纵横交错的伤疤。

    “格兰特,会长睡了没有?”老山本看了看手表,低声问道。

    中年白人愣了愣,轻轻瞟了一眼老山本身后的叶凡,皱眉问道:“他是谁?你这么晚找会长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有要事找他商量。”老山本高喝一声,“下面出了点乱子,你别挡道!”

    “会长已经休息了,我向他通报一声。”

    中年白人翻了翻手,把藏在身后的手枪插回枪袋,随后关上房门。

    老山本扭头冲叶凡讪讪一笑,“里面有两个保镖保护藤真会长,先生您待会儿可得小心一点。”

    “嗯。”

    叶凡面无表情,心里却有种难言的古怪。

    这也太顺利了一点吧?

    没过半分钟,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中年白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山本先生,里面请。”

    “谢谢。”

    山本点点头,带着叶凡走进办公室。

    这是一间非常豪华的办公室,全面积不下五十平米。

    摆在办公室中央的是五张奢华的沙发,皮座是由北极熊的毛皮特制而成,用金丝攒在一起,其中镶嵌着无数颗花钻,按照着特别的顺序排列,散发原始的美感。

    天花板挑高有五米,一千零一颗比牟星辰,潇潇洒洒的绘成狮子座、射手座图式,与窗台入口的湛蓝色窗帘汇聚在一起,让人感觉置身于斑驳宇宙苍穹。

    在靠墙边的书柜里,摆满各国的名著,整整两个墙壁。

    地面的地毯是西伯利亚雪貂貂绒所制,与沙发坐垫的白熊毛遥相辉印,好似南极雪地一般。

    叶凡震惊了。

    在远海的恶劣环境中,还能享受如此奢侈,看来这个海翼会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r>

    </br>